您好!欢迎光临广州金融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正文
业界动态
围剿“反催收”
发布日期:2020-07-06 18:54:00 浏览次数:629

起底“反催收”追踪

《南方日报》2020年1月3日A11版对“反催收”展开调查后,以恶意投诉、耍赖等方式逃避清偿债务的“反催收”情况一度有所收敛>>>起底“反催收”江湖。然而,以疫情之名,“反催收联盟”更凶猛来袭——

疫情暴发后,一些战疫暖心政策被“老赖”“反催收”群体借题发挥,变为其拖延还款、逃避催收的“理由”。记者调查发现,自疫情暴发以来,多数从事个人信贷业务的金融企业逾期率激增;而专门提供拖欠还款、逃债逃催收招数的“反催收中介服务”在抖音、快手等社交平台上集结

“反催收”的反扑,已经严重影响正常金融秩序。记者独家获悉,目前多地监管部门已对死灰复燃的“反催收”进行调查。多名靠近监管机构的人士透露,一场围剿“反催收”,维护金融市场秩序的行动正在开始。

《南方日报》7月3日A13版报道《南方日报》7月3日A13版报道

反扑

妥协带不来息事宁人:“你越让步,他们越起劲”

今年以来,在深圳一家消费信贷公司从事资产管理工作的黄荣遇到越来越多啼笑皆非的事情。

一名借款人自称发烧被隔离没有收入,如果不同意减免利息申请将投诉该公司。而证明自己发烧的一张照片上,体温计的温度居然高达43℃。“要真是烧成这样,恐怕都活不下来了。”

黄荣和同事常常觉得自己像被有计划地“阻击”了。比如,3月的某一天,他们收到3个不同借款人几乎同一时间发来一组封村照片和视频,声称因疫情遭遇封村上不了班,没有收入,要求延期还款。“这三组凭证和申请说明,连标点符号都是一致的。”但是,3名借款人实际上身处3个不同的省份。

然而,面对这样荒唐的无理取闹,黄荣和他的同事却要花大量的时间进行沟通,更让他们无奈的是:“沟通通常都是无效,最后我们还是被投诉到监管部门。”

总部位于华东的某信用卡公司资产管理部负责人侯亮告诉记者,2月份以来,最忙的事情就是审核各种延期申请,业务量几乎暴增了5倍。

突然暴增的投诉也让金融机构左支右绌。“截至今年5月底,仅在地方银保监渠道,我们的投诉量就达到320多单,是去年全年的3倍。”华南一家消费金融公司负责人蔡铭告诉记者,相比啼笑皆非的各类申请和投诉,他更怕遇到职业化“赖债”团队——“反催收”联盟。

“他们公开销售各种教程、提供各类投诉模板、各监管机构投诉地址等,引导逾期客户向监管机构施压,升级投诉。”蔡铭说,他们清楚知道如何激怒催收人员,让催收人员“犯错误”,并以此揪住把柄,更对各种金融规则了然于胸。

“比如‘停息挂账’这样一个原来只属于我们处理特殊案件才会用到的方式,现在几乎不少借款人一上来开口就懂提出‘停息挂账’的需求。”蔡铭告诉记者,以往该公司的“停息挂账”项目余额大约为3000万—5000万元,而今年仅不到半年时间,“停息挂账”项目余额就暴涨到了2亿元左右。

而让蔡铭和黄荣同样感到不安的是,借款机构的妥协换来的不是“息事宁人”,而是更为猛烈的反扑。“你越让步,他们越起劲。”蔡铭告诉记者,一旦有借款人发现某个机构更好说话,那么这家机构很快就会成为借款人新的“狙击对象”,有“反催收”联盟甚至会专门提供针对某类机构的“反催收”攻略。

裂变

“反催收”登上社交平台 公然叫卖赖账“教程”

“反催收”带来的恶意套利已成个贷行业最大风险之一。记者多方采访发现,自疫情暴发以来,许多从事个人信贷业务的金融企业逾期率明显上升,尤其是直接面向个人消费者的消费金融平台、信用卡中心更是首当其冲。

今年初,《南方日报》对“反催收”展开调查后,“反催收”情况一度有所收敛。但近期从事消费金融业务的机构发现,近来,“反催收”团队不仅出现升级,且抖音、快手等社交平台上,各种如何利用疫情政策申请延期或者免息的“教程”公开叫卖,上述平台上出现了大量的专门教人如何进行“反催收”的“教程”。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这些平台上的此类知名账号已多达数百个,粉丝多达500多万。他们以短视频平台为阵地,借力此类平台的推荐机制,迅速捕获有此需要的“猎物”,瞬间壮大起来。

广东省地方金融风险监测防控中心负责人李杰对记者表示,据该中心在新浪微博、百度贴吧等300多个论坛进行采集分析,6月份涉及“反催收”的数据共3669条,相比去年年均的646条增长了5倍。其中,短视频类APP已成为“反催收”的重点传播渠道之一

除了通过类似的“网红”发出集结信号,“反催收”联盟还大肆“拉人头”。一名正在招募代理的“反催收”人士告诉记者,目前该公司正在全国范围内招收代理。以提成算业绩,每笔业务可以收取5%—10%,业务能力强的代理中介月收入可以超过50万元。蔡铭处理多起借款人投诉后发现,借款人所授权的委托人竟然也为某些民间借贷公司代理催收,甚至朋友圈同时发布带有暴力倾向的催收视频。

这样的“反转”并非个案。广州一家从事催收代理业务的公司负责人武煌告诉记者,3月初,一名从事催收的同行邀请他一起入伙做“反催收”。“今年催收不好做,‘反催收’更好赚钱。”该同行劝武煌。很快武煌发现,他身边接近10%的催收员加入了“反催收”联盟,且这一趋势在不断扩大。

广东省地方金融风险监测防控中心监测数据,今年发布的大量“反催收”帖子中,原来从事催收人士提供的“反催收”攻略明显上升

此外,为了了解不同借款机构的规则,“反催收”人士甚至卧底到机构或者催收机构,套取相关信息。“当然,我们也会派人‘卧底’在‘反催收’联盟的各种培训班和群中,以便掌握‘反催收’的新招数。”武煌形容,这是一场硝烟弥漫的“无间道”。

伴随“反催收”反扑的,还有各类骗局层出不穷。

6月初,在上海工作的梁元通过抖音刷到了一家公司“能提供债务管理,帮网贷用户退息,三到五天就可以成功”。梁元刚好有一笔欠款,手头有点紧。根据视频末尾的提示,他加了一个微信号。一名自称为债务管理师的人通过视频向他介绍了业务。在对方承诺“没成功全额退款”后,梁元购买了一套费用为5988元的退息服务。然而付款之后,对方给到的只是一个“二维码”,让他通过其他平台借更多钱。

“这和原来说的不一样?”当梁元提出质疑后,原来热情为其提供服务的“债务管理师”突然将其拉黑。

围剿

监管部门正进行摸底调查 整治行动陆续启动

在消费信贷行业深受“反催收”之害时,监管和有关部门已经开始注意到“反催收”对于金融行业造成的干扰,一场针对“反催收”的围剿已经悄然启动。

3月20日,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宣布与申城警银携手破获职业人犯罪团伙,成功破获一个“职业投诉人犯罪团伙”的案件。案件中涉及的“退款工作室”采取到相关支付机构办公场所聚众、拉横幅、喊口号,及向人民银行投诉、举报、信访等方式,要求支付机构赔付资金损失。最终,12名犯罪嫌疑人均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4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推进破产案件依法高效审理的意见》,明确要求人民法院要准确把握违法行为入刑标准,严厉打击恶意逃废债行为。日前,央行上海总部与上海高院制定并发布《关于合作推进企业重整 优化营商环境的会商纪要》,提出合力打击逃废债等犯罪行为。另外,该纪要还对保障金融机构债权人合法权益作出明确规定,有利于提高金融机构债权人参与破产程序的积极性。

从关注到重拳整治,系因“反催收”已经对正常金融经营秩序及社会信用体系造成极大冲击。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海清律师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反催收”的直接结果是消费金融公司、银行等金融机构坏账增多;“反催收”的“流行”对信用体系的破坏也是显然的。

李杰表示,从最新趋势看,“反催收“联盟借抖音等渠道,通过直播授课等方式进行了推广,引诱更多的借款人通过恶性投诉方式进行“反催收”。且从运作看,一条灰色的产业链已经形成。这一灰色产业链业务覆盖范围更广,涵盖信用卡、网贷、担保借款等,牵涉人员更广,涉及法律、催收和“反催收”人员;专业度更高,已形成“反催收”话术技巧、方法等文本材料,利用信用卡逾期、征信修复等新理由吸引人群,业务包装成个人债务重组、管理等高大上的名词,运作模式更加专业,以公司或者团伙名义运作。伴随着“反催收”乱象愈演愈烈,也滋生了新的诈骗行为,对借款人员造成二次伤害。

在南方日报记者的采访中,多名接近金融监管的人士均透露出一样的信号——正在对日益猖獗的“反催收”进行调查。今年以来,已经多次组织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就“反催收”情况进行摸底调查,希望能够通过行业协同方式形成“反催收”群体画像,同时就“反催收”采取一系列整治动作。“可以预见,上海之外,各地也将有具体的整顿行动,以维护金融市场的健康和稳定。”上述人士透露。

▶提醒◀

套路违法不可信 侥幸心理不能存

“疫情影响之下,个人信贷资产不良本身就受经济周期影响有所抬升,而此类恶性‘反催收’更是让不少消费金融公司雪上加霜。”一名熟悉行业的第三方研究人士指出。

“反催收”以疫情为挡箭牌,问题到底出在哪?采访中多数业内人士认为,最大的问题在于监管对“延迟还款”的标准不够明晰

“如何判断用户失去收入来源是受疫情影响?需要提供怎样的证明文件?实操中几乎无从下手。”深圳某消费金融公司负责人表示。

“也正因此,初衷为疫情之下的暖心政策,因为模糊成为老赖可钻的空子,这是各大消费金融公司和消费平台当前遭遇投诉量呈倍数级增长的根本原因。”华南一家信用卡中心资产管理部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多家信用卡公司及消费金融公司出于风险和收益的考虑,已主动收缩业务规模。“这将使得方兴未艾的新消费失去活力和动力,造成更大的负面影响。当前,当务之急是对‘受疫情影响’这类较模糊的概念进行准确界定。”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说。

另一方面,以疫情之名,“反催收”联盟公开在各类社交平台上“公开授课”。然而,这些“反催收中介”却有可能给心存侥幸的借款人带来新的问题。在佛山打工的阿莉就遭遇了“反催收”的陷阱。

去年年底,阿莉接到自称是“代理维权专家”的陌生电话,该“专家”表示自己非常熟悉监管部门和金融机构的内部流程,了解到阿莉有一笔18万元的未结清借款,可以指导阿莉如何向公司施压退回担保费、服务费,甚至可以免除剩余本金和利息,而且不用担心逾期征信问题,但是需要先收取2万元的佣金,不成功则全额退款。

心存侥幸的阿莉信以为真。按照“代理维权专家”的指示,阿莉开始主动逾期还款,并且根据“代理维权专家”提供的投诉模板材料,向监管单位进行投诉。经过监管单位核实,阿莉借款申请流程并无异常,其反映的诉求也缺乏事实依据。经过监管单位工作人员的耐心解释,阿莉方才醒悟过来,立即联系当时的“维权代理专家”,却发现电话已经无法接通。

对此,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法官助理郭锶渊公开撰文称,有些借款人心存侥幸,认为“反催收中介”提供的证明材料足以以假乱真,且疫情防控期间医疗机构等单位忙得不可开交,证明材料的核实存在困难。其实,即使借款人一时得逞,贷款人在发现虚假申报的情况后也享有撤销权。即使金融机构没有察觉,“反催收中介”也可能利用借款人向金融机构提供虚假材料的把柄,一步步诓骗或胁迫借款人步入“套路贷”陷阱。借款人想利用套路,却经常被“反催收”联盟套路。

对于从事“反催收”获利的人士,郭锶渊表示,“反催收中介”认为自己居于幕后出谋划策,没有直接对接金融机构,并无风险。实际上,其为“客户”提供虚假证明材料时,如果存在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或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的情形,就已经构成我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规定的妨害公文、证件、印章的犯罪;而以欺骗、胁迫等行为与借款人签订借款合同,引诱借款人掉入“套路贷”陷阱的,根据其具体情节,或已触犯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百七十四条关于诈骗罪、敲诈勒索罪的相关规定。

一图回顾“反催收”江湖↓↓

来源:南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Top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公司动态 | 业界动态 | 时政新闻 | 业务平台 | 联系我们
广州金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73088号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1922号